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王子的婚礼】(03)【作者:思无忌】
【王子的婚礼】(03)【作者:思无忌】
字数:7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夕雯王后并无异心,刚才的一番教导只是希望孩子能多为国家利益着想。但是一股莫名的心酸还是从心中升起,大概是因为她也只能在自己的骨肉面前施展威严了。

  失败的政变把她自己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于国,她挑战了王权的底线;于家,她侮辱了本应崇敬一生的丈夫。多重的罪过把这个弱小的女子压得喘不过气。

  「我是为了我的国家。」

  这些天来夕雯一直这样安慰自己,但依然无法消除心中的痛苦。她令国家蒙羞,令家族受辱。她的行为必会成为王国历史的污点,「毒妇」和「恶女」的称号将永远成为她的头衔。

  对命运的恐惧让她放慢了脚步,但该来的还是要来。夕雯走到一个房间前,勇敢的走了进去。

  新人的父母亲虽然有权利参加婚礼,但有碍于世俗的伦常以及不必要的尴尬,他们会特意选择回避。但是政治婚姻的特殊性又让他们不得不观看婚礼的整个过程。

  因此在宫殿的顶楼,一个精巧的房间被开辟出来当做国王的观景台。在这里,通过宽大的单项玻璃可以俯瞰到皇家广场的每一个角落。而国王将在这里监视婚礼的整个进程。

  一进门,夕雯王后就听到了女人不安分的浪叫。这让她非常不爽,但又无可奈何。这里是国王的私人领地,他想怎样就能怎样。

  两个豪华的王座摆放在房间正中央。国王卡尔弗特正坐在其中,在他身边比较小的那一个则是属于夕雯的。

  除了女仆维拉,以及被王座挡住视线、不断发出奇怪叫声的女人,房间里还有其他三个人。

  「伊芙琳、艾米、艾娜。」夕雯在心里默念她们的姓名。

  这些人是瑞博王国的将军,掌握着各自的军团,也是国王最信任的心腹。
  艾米和艾娜两姐妹侍候在王座旁边,一看到夕雯便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盯着她。唯有第一军团长伊芙琳走到她的身边,恭恭敬敬的行礼。

  「王后殿下,国王有请。」

  伊芙琳,这位久经战场的老兵被残酷的战争夺去了一只眼。丰富的经验和年龄的阅历让她成为瑞博王国众将军中最老辣最狡猾的一位,这次政变的失败与她的誓死反抗不无关系。

  「嗯。」

  夕雯满不在意的应和道。她推开伊芙琳,径直走到王座旁。

  国王卡尔弗特正襟危坐。和儿子一样,他同样穿着黑色的军服,只是胸前数不完的勋章暗示着他曾经的辉煌。他有一头金色的短发,一圈扎人的胡须密密麻麻围绕在他的脸庞上。他看起来并不精神,眼窝深陷,仪态颓靡,最近的外交活动显然没有让他得到充分的休息。

  「你来了?」

  卡尔佛特的声音沉着又稳重。他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身边的王座,示意让王后坐下。

  「谢吾王。」

  夕雯小心翼翼的遵从国王的命令,尽量不露出自己恐惧的一面。即便是命运已定,她仍然展示自己强硬的一面,尤其是在那些飞扬跋扈的将军面前。

  「唔——唔——!」一刻不停的呻吟声已经成为房间内的噪音,而夕雯总算看到了她的真面目。

  在卡尔弗特的脚边,一个女人被白色的绷带从头包到脚。她无法说话,无法移动,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她像虫茧一样被绑的严严实实,唯有外形的轮廓能认出她是一个人。

  女人不停的翻转挣扎,做出各种奇怪扭曲甚至有些搞笑的动作。不知为何,她似乎总是进入高潮,但身体却因为无法获得足够的空气而难受的翻滚着。
  看到她的处境,夕雯感到脊背阵阵发凉。只要国王愿意,躺在地上的就会是她本人。

  短暂的沉默之后,卡尔佛特首先开口问道:「你都跟天翼说了些什么?」
  「只是一些鼓励的话。你知道的,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准备好。」

  「鼓励?哼。你最擅长的不是谎言和煽动吗?」

  「说真的,我一直以为你的胯下无时无刻都要有个女人。」

  夕雯毫不犹豫的回击卡尔佛特的挑衅。

  房间内紧张的气氛陡然上升,其他人无不愤怒的盯着夕雯。唯有国王卡尔佛特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嘴角露出古怪的笑容。

  「我可以当做没听到那句话,」卡尔佛特平静的说道,「如果现在就折磨你,那我永远都不知道答案了。但我还是要警告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的承诺都已经兑现,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目的了吗?」

  「吾王,我从没想过伤害您。」

  夕雯的情绪有些激动,她侧过身,高昂的声音讲述着自己的功绩。

  「吾王,我对您从无二心,是我延续了凯撒家族的血脉——」

  「够了!」卡尔佛特严厉的打断夕雯的话,说道,「你的女儿、儿子都在反对我。你是生了儿子不假,但我给了你他的命名权,这笔账已经两清了!」
  卡尔佛特长吁一口气,整理了下情绪,又接着说道:「如果你是在求饶,我建议你拿出更多的诚意。不然一会加倍奉还。」

  「吾王,我对您并无二心。」夕雯再次强调。

  广场内响起了激昂的音乐,一对新人顺着红地毯走了出来。

  看着儿子手挽美丽的新娘,夕雯不由得感慨万分。

  「我只是觉得这次联姻是个错误。」夕雯小声解释道。

  「错误?!」卡尔佛特突然大怒,不停拍击王座的扶手,大声的吼道,「怪不得整个议会都参与了!难道说在这个国家里,就没有一个人支持我的决定吗?」
  卡尔弗特站起身,指着玻璃上的白色少女愤愤不平的说道:「你看,这是我的功劳!」

  「她会是个好妻子,这我知道。但是我们不是一直坚持中立政策吗?和北方共和国联姻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夕雯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虽然夫妻身份已经貌合神离,但看到丈夫暴躁的模样,依然让她刚硬的心软了下来。

  「草率?这根本就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卡尔佛特冷静下来,重新坐回了王座。维拉立刻走上前,示好的揉捏他的肩膀。

  「我已经跟议会那群傻子争吵过无数遍了,也不再乎跟你解释一遍。」卡尔佛特接过维拉递来的烟斗深吸一口,翘起腿慢慢解释道。

  「南方的艾尔帝国一直觊觎我们的土地,这你又不是不知道。与北方共和国的联姻能极大增强我们的实力,至少整整一代人的时间将处于他们的庇护之下——」

  「这根本行不通!」夕雯忍不住打断卡尔佛特的话,「无论北方还是南方,都不过是为分赃不均打架的强盗,没有一个会平白无故的保护我们!」

  「这个道理我比你懂,所以现在才更需要做出改变!」

  夕雯被驳的无话可说。她坐在王座上沉默不语,思考着语言和对策。

  「这样会惹恼艾尔帝国的吧?」

  「会,」卡尔佛特直截了当的回答,「我们的港口会为北方共和国带来巨大的优势,他们不会坐视不理。我早就收到了他们皇帝的亲笔信。」

  「如果战争真的打响了呢?」夕雯惴惴不安的环视房间,这三位将军可能就是王都最后的防线。

  「我们的军团将为瑞博利亚的荣耀挥尽献血!」

  夕雯侧过头,不想理会身边这个疯子。

  他的语气轻蔑的令人难受,狂傲的让人发笑。仿佛那些前线们天生就该遭受战乱的苦害。

  艾尔帝国是西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历史上曾无数次侵略过瑞博王国。每一次都是生死存亡之战。

  为了避免历史的重演,夕雯王后付出了太多太多。大女儿和二女儿分别嫁到了南方和北方,这一切都是为了得之不易的中立。

  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惴惴不安的问道:「真的没有中立的可能吗?我们就不能在国内挑选一个吗?」

  「你是在暗示海琪吗?」

  「是的。」

  「哼,她的确不错。可惜只是个平民。」

  「那又怎样,我不也是平民出身吗?」

  「呵!」卡尔佛特轻蔑的笑着,「你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能迷倒我的少女了。」
  「是啊,你更不是让我崇拜的英雄了。」

  卡尔佛特被激怒了,他站起来抓住夕雯的右手,硬生生的把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嗯……!」夕雯忍住疼痛,双眼毫不畏惧的盯着施暴中的男人。

  「这是你第二次顶撞我,你知道的,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卡尔佛特怒吼着,手臂上闪出一道湛蓝的微光。

  这并不是魔法,而是身为王者的特权。在蓝光之下,众人清楚的目睹到夕雯王后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本乌黑的头发多出不少白发,脸上细致的皮肤出现了更多的皱纹。她的模样不再少女,而是中年的熟妇。

  「别、请别这样!」

  「明白了吧?」卡尔佛特冷冷的笑着,「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你根本一无所有!」

  说完,他手一推,将夕雯重重的甩在座位上。

  虽然恢复了原样,但夕雯差点就因为刚才的变化哭出了声。对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青春更为恐怖的事情了。

  「哼,妇人之见。到底是什么让你有勇气参与政治!」

  卡尔佛特坐回座位上,愤愤敲打着烟斗,对着脚边仍在挣扎的女体倒出缕缕的烟灰。

  「主人……」

  「什么事,我好像没有叫你吧?」卡尔佛特看着突然上前的维拉,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对不起。我只是想,既然王后那么无礼,为什么不给她一些惩罚?」
  维拉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条黑色皮带做成的简单丁字裤。

  在遮住女性私处的部位有一个小小的盒子,装在里面的奇石永远都处于不安分的运动状态。这个给女人施以惩罚的道具同样也穿戴在那具被严密包裹的女体身上。

  「让王后也穿上它,说不定能治治她多嘴的毛病。」

  「哼,既然那么好,不如你先穿上好了。」

  「哎?」

  虽然不能理解,但维拉知道自己不能拒绝。她犹豫着从裙子下穿戴好,将松紧一拉,这样一来,抖动的那一面永远都贴在她的私处。

  「啊……」维拉捂住嘴巴,显然受不住这东西的摧残。

  「让我先治治你多嘴的毛病,跪下!」

  维拉忍着颤抖的身体,顺从的跪在国王的面前。按照他的指示替国王脱下裤子,将阳具含进了嘴里。

  「你这妮子真是越来越嚣张,她现在还是王后,以下犯上,不得不罚。」
  虽说是惩罚,但维拉却看起来非常高兴。她吮吸的非常卖力,甚至连身子都跟着扭捏起来。

  夕雯忍着心中的愤怒,尽量不去注意维拉阿臾的丑态。

  「所以说,你打算怎么惩罚参与政变的官员?」

  「按照法律,流放军岛。」卡尔佛特头也不回的答道。

  「那么海琪呢?」

  卡尔佛特突然长叹一声,强硬的语气第一次有了缓和,「别把我想的那么残忍。虽说海琪是你们要扶立的对象,但这件事她毫不知情。我也把她当亲女儿看待,所以她以前是谁的,以后还会是谁的。不过至于你,可别想什么美事了。」
  「哦。」夕雯冷漠的回答道。其实她的心早就放了下来,在政变之前,她就对这一天做好了觉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了。

  卡尔佛特抚摸着维拉的头,他的注意力似乎全在这位少女身上。他示意她脱下上衣,用那对柔软的乳房服务已经挺立的阳具。

  「你知道历史上是怎么惩罚不忠的妻子吗?」卡尔佛特故意用这种方式给夕雯造成压力。

  「知道。绞刑、砍头、火刑……」夕雯像机器一样一字一句僵硬的背着,在她的潜意识中已经将这些恐怖的刑罚用在自己身上了。

  「哼,都难逃一死对吧。你真应该庆幸自己生在了一个废除死刑的年代。一个简简单单的剥夺公民权并降为奴隶,就将之前的罪过一笔勾销。再鉴于妻子对丈夫的从属关系,我觉得这个惩罚无异于没有。可真便宜你了对吧?」

  「哼。」夕雯不愿回答这充满挑衅的问题。

  「把王后的新玩具拿出来。」

  在卡尔佛特的命令下,伊芙琳端出了一个纯金制造的金属项圈,上面甚至嵌满了一圈闪亮的宝石。

  「接着吧,这是专门为你的身份量身打造的。」

  夕雯平静的接过项圈,打量着这个即将剥夺她身份的器具。它的光芒确实闪耀,它的价值确实不菲,但一旦戴上它,自己便会成为一个没有任何人权的奴隶。
  「戴上它,不要把场面弄得那么难看。」

  「哎……」夕雯在心中长叹。她取下脖子上的水晶项坠,把它挂在项圈之上。从此时开始,她已经承认了新的身份。

  把项圈戴在脖子上的过程及漫长又无助。

  「因为我犯的罪让我成为了该死之人,因此我将以身体和思想作为赔偿,成为受害者财产的一部分」,法律上的死刑就是这么定义的。

  「现在跪下,你不配再坐在这里!」

  「是的主人。」虽然不愿意,但似乎有种强大的力量促使夕雯走下王座,跪伏在国王面前。她的眼神既空洞又迷茫,她并没有适应身份上的巨大落差,也没有真的顺服的想法。这不过是弱者天生对强者的恐惧。

  「行了,别不服气了,你看看这个家伙的遭遇就知道我对你还是讲了夫妻之情的。」

  卡尔佛特对着还在地上颤抖的女体使劲踹了一脚,艾米和艾娜立刻走来,强行将她服了起来。

  女人的挣扎还在继续,被紧缚的双腿间早就渗出了一滩明显的水滞。

  「让夕雯小姐看看她是谁。」

  艾米解开了她的头部的绷带。女子立刻大口的呼吸新鲜的空气,看到夕雯她怒目圆睁,只可惜现在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塔莉儿!」

  夕雯看着眼前的女人,惊讶的呼唤出她的名字。

  塔莉儿是第七军团的军团长,也是这次政变唯一争取到的将军。

  「你要对她做什么?」夕雯不顾自己的身份质问道。

  「叛徒自然不会有好下场。」卡尔佛特的表情因为愤怒而扭曲。

  在小国寡民的瑞博王国,将军的身份不只是公职,在私下里她们就是国王财产的一部分,说成性奴也毫不为过。这样就可以把国家的军事力量转化为自己家族的私兵。

  卡尔佛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家人和亲信联手背叛,他的愤怒可想而知。显然,对在身份上已经是奴隶的塔莉儿来说,需要更为严厉的惩罚。

  「对军人来说,无法上战场是他们一生的耻辱。既然如此,我就按传统来做好了。砍断她的四肢,再把她送去各个军团展示,让她们知道,忤逆王权的下场!」
  卡尔佛特一挥手,对塔莉儿的罪刑的判决就这么宣布了。艾米和艾娜立刻抬着哭哭啼啼的塔莉儿走了,她们将严格执行国王的命令。

  夕雯跪在原地发呆,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只有夕雯知道塔莉儿是无辜的。是她承诺了无法实现的诺言,是她教唆了她背叛主人。如果说受罚,夕雯应该首当其冲。

  「你那眼神是同情吗?」卡尔佛特微微一笑,对着伊芙琳使了个眼神,「还是好好关心下自己吧。」

  伊芙琳突然站了出来,她抓住夕雯的手就往窗边拽了过去。

  夕雯敌不过伊芙琳的力气,只能被她随意处置。她突然发现,窗户边居然有一个矮小的T字型的刑架,在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

  「你要干什么?!」

  伊芙琳没有回答,一心一意执行自己的任务。她把夕雯的双手绑在刑架的两端,又把她的双脚固定在离刑架一段距离的圆柱上。从远处看来。夕雯的姿势就像是俯身趴在窗台上一样。

  隔着窗户能看见密密麻麻的人群,还有舞台之上正在上演的淫戏。虽然知道外面的人看不见,但夕雯还是本能的侧过头逃避。作为曾经高高在上的贵族,突然成为了奴隶,巨大的落差令她难以接受。

  「放心,」卡尔佛特走上前,捻起夕雯黑色的秀发把玩着。他的口气带着嘲讽,又像是安慰一般的说道:「这次政变,我一个字都不会跟外人提起。我为国王一天,你就仍做你的王后。满意了吧,你这恶毒的妇人!」

  说着,卡尔佛特狠拽夕雯的头发,把她的头高高拉起。

  「嗯——」夕雯一动不动忍着剧痛,虽然通红的眼眶里聚满了委屈的泪水,但就是没有一滴落下。

  卡尔佛特又用沉重的身躯压住夕雯的脊背,凑到她的旁边,用手指着舞台中央说道:「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们的孩子。」夕雯忍着剧痛回答。

  「是啊。他的母亲原来是个稳如尔雅的淑女,可现在却是两面三刀的贱奴。因为你,我们全家都烙上了耻辱的印记。」

  「吾王……我对您忠心耿耿……」

  「你现在还敢这么说?」

  愤怒至极的卡尔佛特抓住夕雯的头猛的朝刑架上撞去。只听一声巨响,夕雯觉得天旋地转。要不是被刑具架着,现在已经瘫倒在地。

  卡尔佛特并没有怜悯的意思。他解开华服的腰带,复古的宽松设计让衣服自然的滑落,隐藏在其中的白色肉体立刻暴露出来。

  夕雯的身材并没有随着年龄而走样。饱满的乳房随着重力自然下垂,圆润的形状像是即将低落的水滴。纤细的腰肢和圆润的臀部组合成一个流畅的曲线,一点也没有母亲该有的松弛。白嫩的肌肤也如少女般润滑,在她身上似乎找不到本应随时间而消磨的痕迹。

  唯一的瑕疵,就是脊背上鞭子留下的深深血痕——为了让王子妥协,卡尔佛特决定对他的母亲动手。

  「居然有了反应?」卡尔佛特把手伸进夕雯的双腿之间,从中带出的粘滑液体让他稀奇不已,「难道是因为他们。」

  夕雯忍住额头阵阵的疼痛,承认道:「我也是女人。」

  广场上,王子和公主的激情正引发著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如果说是其他人的缠绵,夕雯可能不会产生太多的想法,只要顺从欲望她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是场上与美丽女人欢愉的,恰恰是自己的孩子。她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同样出自本能的复杂情感。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不再去思考。

  夕雯感觉到乳房被人揉捏,那双男人特有的粗糙大手弄得她很不舒服。一想到是自己的丈夫,便忍了下去。

  私处也传来阵阵摩擦的快感,粗壮的阳具不停的挑动她的底线。额头上的疼痛好了许多,取而代之的却是浑身上下不自在的抖动。

  「上次我宠幸你的时候也是这样爱理不理,原来从那时开始就想反了吧?!」
  卡尔佛特抬起手,毫无顾忌的朝夕雯的臀部抽打过去。

  「啊——!」夕雯发出一声惨叫。

  一下、两下、三下……

  卡尔佛特似乎把怒气全部转化成行动,一次又一次的发泄在背叛他的女人身上。白色的臀肉上印上一道道鲜红的血印,依然没有让女人臣服。

  「唔——」没有任何提醒,卡尔佛特粗暴的将阳具挺进了深处,猛烈的运动起来。

  「啊、啊——!」

  卡尔佛特对待女人的方式暴力又残忍,好像她们不过是泄欲的玩具。

  简陋搭建的刑架被摇的吱呀作响,可不管他如何叫骂、侮辱,除了短暂的呻吟之外,夕雯一言不发。

  她对自己的丈夫忠心耿耿,但也同样痛恨这位堕落的英雄。

  说来也讽刺,卡尔佛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像今天这样疼爱自己了。若不是发动了政变,夕雯不知还要空守多少个寂寞的夜晚。

  广场上,王子和公主的交欢仍在继续。他们忘乎所以的亲吻、拥抱,在一次次高潮的快乐中诉说着对彼此的爱慕。

  夕雯依稀记得,在几十年前,她和她的英雄同样也是万人瞩目的焦点。
  激情过后,公主怀孕是必然的,她将以极快的速度生下子嗣。

  这是婚礼的目的所在。

  新生命的诞生能够提振国民士气,能够巩固同盟,更重要的是,如果她是女孩,就可以为瑞博王国赢得更多的和平时间。

  夕雯停止了思考,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两行热泪夺匡而出,为自己的命运鸣不平,也为后代的命运而担忧。

  但是,卡尔佛特却认为自己终于压过了王后的气势。

  「婊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吧?」卡尔佛特轻蔑的说道。

  「求求你,吾爱……」夕雯哽咽的哀求道,「别让任何孩子看到我受惩罚的样子。」

  「不是不能考虑,」卡尔佛特疯了似的大笑道,「那要看你的表现如何啦,哈哈哈哈——」

  疯狂的婚礼,还未结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